任清丽保险网

中银三星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堵保险制度之漏洞 防“虎毒食子”之惨案

堵保险制度之漏洞 防“虎毒食子”之惨案

2020-03-06 16:33:21 分类:保险知识    

  常言道:“虎毒不食子。”然而,当今社会竟有个别投保人居心叵测,为了获取保险公司的赔付,亲手杀害自己的亲生骨肉,上演“虎毒食子”之惨案。此等骇人听闻之事件的发生,盖因《保险法》上未成年人死亡保险的相关制度存在漏洞所致。

  究竟存在怎样的制度漏洞,使部分未成年人遭受亲生父母的毒害?采用何种方法能够抑此类惨案的发生。隔海相望的我国台湾地区有着可资借鉴的立法经验。其立法演变之径是能带给我们一些启示。堵保险制度之漏洞,防“虎毒食子”之惨案,对“不端”的社会现象进行规制,是我国当前保险学界值得研究的一个课题。

  一、“且行且思 不断完善”的台湾立法

  我国台湾地区的立法往往是大陆可资借鉴之对象,其对于未成年人死亡保险的规定主要体现于第107条。近三四十年来,该条款历经多次修订,反映了台湾地区对该问题的重视、思量与探索,显示了台湾保险法学界及实务界对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不断加强。

  1.初入法律:采最为严苛的完全禁止模式

  1974年,我国台湾地区立法机构首次将未成年人死亡保险问题纳入法律规定,增订的第107条规定:“以十四岁以下之未成年人,或心神丧失或精神耗弱之人为被保险人,而订立之死亡保险契约无效。”即对未成年人死亡保险采最为严苛的完全禁止模式。立法者认为,只要这样规定,投保人知道为14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投保,即使被保险人出险,也将因合同无效而无法获得赔偿,从源头上切除了为未成年人购买死亡保险的谋求取保险金的可能。如此,在很大程度上可以限制道德风险,却因使未成年人正常的死亡保险丧失销售市场,有矫枉过正,过分剥夺未成年人获取风险保障的正当权利,一定程度上阻碍保险市场发展。

  随后的几十年时间里,台湾确实没有发生为获取保险赔付而恶意杀害未成年人的事件,于是,1997年,台湾地区立法机构以此为由,在当年的“保险法”修正案中删除了该条规定。但是在实务中,主管机关仍然通过最高保险金额的方式来限制保险公司承保14岁以下未成年人的死亡保险金额。

  2.20世纪初:采相对缓和的丧葬费限制方式

  也许是台湾当局仍然担心删除此条可能重新诱发投保人杀害被保险人的道德风险,2001年“保险法”再度修改时,未成年人死亡保险规制问题又一次摆在了立法者的面前。经过博弈,台湾“保险法”再次增订第107条。该条指出:“订立人寿保险契约时,以未满十四岁之未成年人,或心神丧失或精神耗弱之人为被保险人,除丧葬费用之给付外,其余死亡给付部分无效。前项丧葬费用之保险金额,不得超过主管机关所规定之金额。”根据台湾地区当时法律规定,该限额高达新台币200万元,而据统计,台湾地区儿童死亡的平均丧葬费用不超过20万元新台币。

  同时,在实务中,保险公司均将丧葬费按定额给付操作,只要实际支出在200万新台币以内,保险公司均按照合同订立的保险金额全额给付。政府制定如此之高的丧葬费支付限额,意味着台湾地区的保险机构可能“假丧葬给付之名,行死亡给付之实”有诱发道德风险、危害未成年人权益之可能。

  实践亦证明,采高额丧葬费限制方式致道德风险的几率极高,2007年11月,两周内接连发生两起意图通过杀害亲生子女谋取高额保险金的案件,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让外界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以知名律师陈长文为代表的法学界人士对该条款提出质疑,纷纷动议废除未成年人死亡保险保单或减少保单之丧葬费用,修改法条,势在必行。

  3.2010年:取消丧葬费,采以死亡年龄为界点的限制方式

  2010年2月1日修改后的第107条规定,以未满十五岁之未成年人为被保险人订立之人寿保险契约,其死亡给付于被保险人满十五岁之日起发生效力;被保险人满十五岁前死亡者,保险人得加计利息退还所缴保险费,或返还投资型保险专项账簿之账户价值,其他给付无效;订立人寿保险契约时,未成年人死亡的,除丧葬费用之给付外,其余死亡给付部分无效,且不得超过遗产及赠与税法之相关规定,目前为新台币55.5万元。

  此种限制方式实际上是将未成年人的死亡保险合同作为一种效力待定的合同,合同效力的确定有赖于该未成年人是否能活到特定年龄。其虽然否认了15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对死亡保险的需求,不利于保险市场的发展,但其没有采用完全禁止模式,将未成年人死亡保险合同一律归于无效,承认了未成年人生活到一定年龄时将获得保险保障。取消了高额丧葬费限额,灵活了费用返还规定,具有一定的进步之处。

  (作者简介:李伟群为华东政法大学保险法研究所所长;林一青为华东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

相关资讯